精选博文

生活<>掌握

有些感觉,就那么地自然和习惯, 12 年来都是如此 ……   南北大道对于身为游子的我来说,就像精神分裂的分界线般。到了某一段从南到北的路程,我们似乎会把工作上的一切给放下;但回程上,那些抛之脑后的工作自然而然地由回归原位,整个身体内的工作荷尔蒙又驱使我...

2017年2月3日星期五

我是有13年经验的游子

今年的新春佳节特别地不一样,向公司申请了数天假期,让自己可以在家乡待的时间长一些,,也可以让我们见到更多的人,拜访更多的朋友。

2004年的夏天,背着包囊,开启了游子的生涯。转眼间,就这么一晃,又是一个13个年头了。从一开始爸妈送到北海巴士总站,乘搭巴士回吉隆坡;到2008年那一年,自行驾小车回乡;再到2010年以后,回槟城的路上,身边就多了一位生活伙伴;2011年,换了部车子,偶尔也会乘搭ETS火车回家乡。印象中,乘搭飞机回乡就是仅仅的那一次。

游子的生涯好吗?也许很好,也许不是很好,因为一旦踏上游子的生涯,你将从此失去家里的温暖,父母的依靠,让自己变得更独立,让自己变得更聪明,让自己对生活掌握得更好,让自己变得更自律,让自己从此一夜长大。

我们自个儿所创造出来好与坏,都要自己去承担,我们没有生活辞典,没有父母的协助,我们必须在那从未碰过的事情寻找答案。交了女朋友,自己想办法去经营;想买屋子,自己询问身边的朋友或上网找资料;买了屋子,自己找装修承包商去估价;工作上遇到挫折,我们都相信明天一觉醒来便会好好的。

大学毕业后,没有回到家乡,选择在外工作,选择自己向往的方向前去。也许就是1995年那一年,已经决定了我现在的方向。爸妈没有阻止我在异乡生活的想法,我也在同一个城市找到来自家乡的另一半。我们都是槟城孩子,我们一起互相扶持彼此作为游子的角色。也许我们都是游子,我们都了解彼此对家的渴望,所以心中都会知道彼此的感受。

公司身边好多90后的孩子,都告诉我说,他们是吉隆坡人,新年将回到父母的家乡去过年。我想了想,也许以后我们的下一代就是如此地告诉他们的友人,“我回槟城过年,因为槟城是我爸妈的家乡”。


我们尽可能都不会随意浪费公司所提供的年假,确保有足够的年假让我们回去家乡见见父母,而我的贤内助亦是如此,我们彼此都会互相提醒彼此剩下多少的年假,确保我们都有足够的年假,一起回乡探望父母或参与一些家庭聚会和节日庆典。

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常回家看看

我很喜欢中国内地传唱的一首歌曲—《常回家看看》。

是的,身为游子,我们在外打拼生活,我们有一个与我们这身份相等的责任,那就是要记得回家看看。

老爸告诉我说,邻居问道,我怎么最近一直回来老家。对于他们好奇地询问,爸爸只是轻轻地回答说,他这一次回来后,要等到一个多月以后才回来了。

邻居的大儿子,也是在外地工作,但一年也许只回家那两次。

我与太太都在外地工作,而父母们都留在槟城老家生活。我们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我们都有共同的责任,所以我们都明白对方,彼此对彼此家庭的爱护。

若时间允许的话,我们说走就走,两人就从游子城回到家乡,看看父母,与兄弟叙叙,听听家人说说家里的事情,给给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人最近的生活,好让家人之间都有一个知道。

有了自己的家庭,不意味着我们就放弃陪着我们成长的家。我始终认为没有根,长不出绿叶;没有父母,哪里都不是家。

即使长久在外,我们都会通过简讯联络家人,抑或是拨个电话回家,报告自己的生活,也向爸妈问候,听听家里发生的事情和变化。


我们没有与父母一起生活,我们可以做的,就只能在孝道这一件事情上,做到尽心尽力,不让父母有半点操心,让父母好好地生活。


2016年10月10日星期一

闲谈玻璃市

我们很少会到马来西亚最北端的州属—玻璃市。

每一次到玻璃市去,都是因为工作的需要,而且每一次都是来去匆匆。印象中,我有三次踏上玻璃市土地,但都是夜晚,都是匆匆地赶活动或飞机。

即使不赶路也好,我们也不会在玻璃市的酒店过夜,因为那里没有机场。往往我们都选择靠近亚罗士打机场的酒店露宿,所以玻璃市只能是赶路中的一站,尤其是为了单纯工作的目的。

玻璃市州的人口不多,经济活动不活跃。玻璃市与泰国毗邻,但由于近年的军火走私和人口贩卖严重,导致政府加强边境的管制,过去依靠泰国边境方便而激活经济活动的优势已不再。

最近,又是因为工作,到了玻璃市去,听听了一位曾在新加坡和新山工作的年轻人述说他家乡加央的一点一滴,发现这个城市似乎没有大家印象深刻的旅游景点,没有大家值得停留的卖点,但这位年轻人选择回到了这里。

他从事财务管理工作,他回到自己的家乡谋生,多半是那一份家乡情。当然,我没有多问一句,为何不待在繁华都市,为何回到了自己口中惨兮兮的家乡,但我相信他心中,有一份比工作机会还重要的事情,驱使他回到玻璃市。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机。一旦一个人从事与人有关的工作或商机,那就是一个机会,而这位年轻人事实上,看重的就是与人有关的商机。

2016年10月2日星期日

写在刘若英演唱会之后

周末中午,101日,这是一个老婆引颈长盼的日子,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坐立难安的。

101日是刘若英在马来西亚站的演唱会,老婆老早已经买了入场券,订好酒店房间;但是,我还是很担心这一天需要出坡工作。

很顺利地,这一天不需要工作。我们上山去了,但过程并不太顺利。我们下午1时半出发,直到下午6时左右才抵达“奶茶”开演唱会的云顶高原。我们足足在MRR2和加叻大道堵塞了约4小时多,只因大型拖格罗里失控,翻覆在加叻大道,堵着所有的车道。

没关系,我们最终还是抵达了云顶。

坦白说,我是对刘若英不太熟悉,除了能哼出几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再观赏过数部她主演的电影外,对于她的生活和人生历练,说真的还是不熟悉的。

这一晚,她说了一些话,说了一些她的人生态度,说了一些她的过去,分享了她的一些想法。

她介绍演唱会嘉宾光良的时候,她大概是这么说的:“光良有脾气,最近好一些了,但他有脾气,是因为他有坚持,就是那份对音乐的坚持。”

每个人对自身所秉持的原则,都有他坚持的态度,可以是随性地,但也可以是强硬的。没有对错,仅仅因为是每个人都有梦,都有使命,都有坚持。

有人批评刘若英的声音,有人批评刘若英的音乐一般,但对喜爱刘若英的歌迷来说,她对音乐的坚持和追求,还有音乐里的故事,歌词的内涵,演绎的感觉,就足以大家为她守候21年。

是的,我不是刘若英的歌迷,但爱屋及乌,老婆喜欢,我就尝试去知道刘若英多一些。相信这一次的“近距离”接触之后,我对刘若英这三个字的一切,会多一份想知道的 冲动。

2016年10月1日星期六

管理这回事儿

有人顿时问起我,在大学修什么科系的,为什么会踏入政治工作这一行,种种的问题让我开始巡回走一回过去十年的自己。

我在国民大学修读工商管理系,主修管理,但大学毕业后,我有尝试进入私人企业工作,但因薪金和兴趣的关系,我最终选择政治工作。

9年来,走过四个部门,高等教育部、交通部、青年及体育部,直到最后短短三个月的财政部。之后,也曾在媒体机构服务7个月,少少了解媒体操作新闻的方式。

对于管理这门知识,都是从前老板、前主管和现在老板主管身上取经。每个人的工作方式不一样,有些主管很挑剔,有些则很有人情味和放松,有些更是在办好事情后,还会说声谢谢。

但,每位前辈的方式都有他们的可取之处,过于挑剔,就失去人情味;太过有人情味和放松,事情就变得没有秩序,引起同事之间的不服和不安。

两者之间,要取得平衡,就必须先做好自己,才能让自己的话得到尊重,让自己的想法得以实现。勿独爱一个人,表现出色,你有多余的筹码谈判,但不代表那是绝对的筹码。

融入不同的工作团队,我都明白“庄闲”的潜道理,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被忽略,甚至只是一个附加品,自己说话的分量根本着不上边,分量不足。然而,我们也必须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如果这个团队不是自己说了算,那么我们必须尊重做庄的人,这是办公室生存的成功之道。


再者,在一个团队内,我们没有办法取悦全部的人,但我们必须让大多数的人满意和被说服。因此,说服力是任何 行业,都需要的艺术。

Advertisement